欣纳秋色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文/咫尺

如风一般的岁月,吹走了那些曾经眷恋着、痛恨着的回忆。无数次寻找着那个走失了的自己直到泄气,才发现,原来自己已经再没有机会破开那层不知厚实的障壁,只能等待至死,守望重生。独守残阳,夜聆殇惴,曙光槃生,花散天穹。值得庆幸的是,从前的我,凝望秋色;现在的我,欣纳秋色。
题记

记忆,如山涧上倘佯的泉水,倾泻流走;年华,如幽川上远去的渔火,寂灭于地平线。曾经我那股澎湃的思绪,如汹涌的潮水般,吞噬着嶙峋岩礁,如今,我那颗平静的心,如明镜般的海面,偶尔激出几波微漪。平静,于别人来说,可能是一种不屑于挂在嘴边的,一种能自然流露的生活态度,而平静对于我来说,却是历尽千辛万苦,被伤悲孤独折磨之死,而后涅槃而生才能得到的一种生活态度。如今,那存在着我心中的那片海,已经再无波澜,或许偶尔会激出几波涟漪,而那种细微的荡漾,在柔和至不易察觉的风中,却更显宁静,似一幅画,一幅夕阳下的秋色。

在离不开喜怒哀乐的岁月中,每次,我都想让奔跑着的思绪停下来散步,让双手放在键盘上跳起了古典舞,而那些零碎的、沉重的,曾以为散失了的记忆竟如空气般,拼命地寻找着我大脑中的空隙,然后疯狂地钻入……倘若我,是以前的我,那我只能够让这些记忆无声无息地侵蚀着自己的心,然后陷入沉思,然后胡思乱想,然后变得沉沦、颓丧、悲伤,最后拿起那支沉重的笔,在洒满泪点的纸张上,写着一个个悲怆的句子。倘若我,是以前的我,我定会不停地质问自己、责备自己、嘲笑自己,让自己无地自容。然而我,是如今的我,一个平静的我,一个宁静的我,一个安静的我,一个寂静的我。这个我,却是一个曾经被思绪折磨至死的我,而这个我,侥幸地,重生了。任凭那些不堪的回忆在疯狂侵蚀,我的心,始终如钢铁般坚硬,我的思绪,终如海纳百川。

那是思念的一年,我看着在天空中旋舞着的金黄色蝴蝶,总觉得心内依附着一种纠结,一种说不出的,挥之不去的纠结。黄昏,远处两三户人家中飘出了丝缕青烟,沿着这些青烟的引导,我似乎在思索着什么,放着缓慢的脚步,走向回家的路。

那是辗转反侧的一年,金黄色的流溪轻泛着散乱的粼光,每一片粼光都带着一种心思。我之前一直在思考,什么叫做失眠。而在那一年,我却习惯了失眠。

秋枫叶 那是喜欢幻想的一年,镶着金边的白云被无声的秋风捏出成群骏马,在夕阳的辉耀下,仿佛在天空中奔跑。我无数次幻想着自己是一匹马,一匹在草原上独立、奔放、追逐自由、幸福的马,然而我,却一直是头驴。

那是伤痛欲绝的一年,皓冷的雪花冰封了那些在天空中旋舞着的金黄色的蝴蝶,孤独的烟囱上,黑烟夹带着不甘散去的柴火味。一声叹息,凝望着无垠的天空,才发现,骏马走了,留下的,是一片寂静的草原。

翻开那本尘封已久的日记,发黄的纸张上,依旧可以看见星点沾染纸张的泪印。看着一行行稚嫩而又含蓄的诗句,我那颗平静的内心,竟又再次掀起波澜。我似乎能看见,那个过去的我,在冷淡的灯管下,含着泪写着诗句。我似乎能看见,那个过去的我,那颗饱受煎熬的心。那一刻我很想去安慰一下,那个过去的我,然而那个我,却似乎在一直在拒绝,一直在驱赶着我。我不禁自问,难道现在的我,仍在重拾伤悲,还是说,这仅仅是一种单纯的感性?

有人说,感性是因为什么?感性只会让人伤神、伤身,其实我也不知道,人之所以感性,到底是因为什么,也许感性,本来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,依附着而又无法摆脱的一种东西吧。既然无法摆脱,不如欣然接受。

色,于秋色,我与以前的我,区别在于,凝望与欣纳……


谢谢观赏!
原创文学:作者/咫尺
QQ:421921583
    相关内容:
    『 猜你喜欢 』
    • 关于“悲伤逆流成河”的故事

      有人曾经问我说:那句我的离别绝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故事。 我说其实也没什么故事,只是有些思念和习惯已经慢慢的形成了一种必须,就好像那年我们的青春一样。

    • 也许还未真正长大

      一个人,长大的标志是什么?成为什么模样,拥有些怎样的东西,才能定义为长大了?我问着自己,也试图找到一个足以说服自己的答案。 长大后会是一个怎样的人,每一个人都曾于心

    • 坏小孩不太坏

      【坏孩子】 当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坏小孩时,或许你也会认为他就是一个坏小孩,当你也认为他是一个坏小孩的时候,或许他自己也已经接受自己是一个坏小孩。只是,你不曾想过,也许

    • 再寄小读者

      亲爱 的小 朋友 : 读到这封信的时候,你们一定已经上学了;休息了一个暑假,重新回到 学校 里,一定感到新鲜而兴奋吧。 小朋友,你们的暑假 生活 过得丰富么?去过哪些有趣的地

    • 轮回之反省

      黄叶斌 真未想到,作为一名教育战线的老兵,我曾经走过一条人生的轮回之路。站在知天命的门槛上回眸,其中人生历练的品尝,职业轮回的体察,心灵修炼的感悟,至今回想起来百味

    • 守望远去的岁月

      岁月终远去,红尘谁奈何。 我们也许还在咀嚼去年辞旧的钟声,可是,凛冽的风儿,还有雪花把人们唤醒,时光已经远去。 岁月从纤瘦的指缝,从悠长的小巷,从崎岖的幽径,从斑驳

    • 那些苦难,原来都是化了装的祝福

      那些苦难,原来都是化了装的祝福 文/黄桐 有一次,一家与我合作的出版社,新来了一位助理编辑,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。因为这位助理编辑做事能干又细心,我要出差,他早早替

    • 人生最大的遗憾是:他和别人一起完成了你的梦

      人生最大的遗憾是:他和别人一起完成了你的梦想 文/安海风 他前两天通过彩信给我发了两张照片。 小洛坐在咖啡馆的沙发上,半个身子都快要陷到一旁的阴影里,昏黄的灯光照在她一

    • 多么不可救药的人生,也应该再抢救一下

      多么不可救药的人生,也应该再抢救一下 文/李月亮 01 小松是我大学同届同学,家境不好,母亲瘫痪多年,父亲蹬三轮养家。她读大学的费用完全自理,每个周末,我们窝在宿舍里睡懒

    • 为什么赶上好时候的永远是别人?

      为什么赶上好时候的永远是别人? 文/孙晴悦 我们好像常常听到这样的话。 隔壁邻居老王家,其实他儿子也没啥本事,他们不就是赶上了好时候多买了几套房么,但是现在日子过得滋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