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动了谁的弦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心灵的弦,伴着成长的脚步,时快时慢的跳动着!
文/尘香
那一日,谁回眸的一笑,悸动了谁的情弦?
那一月,谁翘首的等待,温暖了谁的灵魂?
那一年,谁孤伤的泪落,铭刻了谁的记忆?
那一世,谁彼岸的挥手,划断了谁的思念?
无声的们问卷起一阵不经意的风,轻轻的吹散心灵的阴云,
携着那根记忆的弦,逃向不知归程的远方.....
曾言,我行走的脚步会随意的拉动思想的触手;曾言,我飞
舞的笔尖会淡定的抒写生活的痕迹;曾言,我跳动的琴弦会平缓
的奏出青春的赞歌......
而你,是我最美丽的意外!
相遇,缘起于梦放的三月。没有心的灵感,没有爱的指引,
是一阵不经意的风将你吹进了我的视线。从此,你回眸的莞尔,
也仿佛化为了一缕春风,柔柔的缠绕住我的脚步,让我为此驻足
疑望!
执爱白色的你,总是喜欢听我讲忧郁王子和美丽公主的故事,
也总是喜欢轻轻的挽回被风吹乱的一丝青发,转首,秋水中折射
出的也是白色的光芒。
那时,我总会强迫自己扭头,望向蔚蓝的天空,仿佛已看见
那根心灵的弦在云端逐隐逐现的跳动着。甩甩头,微笑的喃喃道:
有时候,我们也能双手合十,凭借四分之一拍的幸福,换来一个
冬天的童话!
风无语,心萌动,人沉思。
十月的桂花,泛着淡淡的黄,沁入心的也是淡淡的香,似一
缕缠绕在我鼻间的发香。
十月的风,没有刮骨的寒,只有刻骨的柔,轻轻的拂,将你
拂进我的心中。
十月的雨,携着秋心特有的黄,闯进我纯白色的世界,无理
的扰乱了我笔端的节奏。
我想,是那场转凉的秋雨,滴在了我记忆的日记本上,那些
点滴的感动,才能在雨水的活化下更好的展现,轻轻的翻开,才
发现,每次飞舞的笔尖,都在为你而舞:你的笑,你的泪......
心在颤动,泪水在眼中发酵着,滴下,落在日记本上的湿页
处,让我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泪水?但那湿页的水,分明折现出
那场秋雨的痕迹:你落泪,他止泪,他的笑,你的梦......
初冬的风和上我的日记,风化淡黄色的泪水,我放下手中的
笔,空白了整个冬天的记忆!
思想在心的低谷中沉寂,放下的笔在窗前静躺着,琴弦似一
位熟睡的婴儿。一瞬间,一万年,一切都在发生。
二月的清晨,我撑开朦胧的双眼,推开那扇透明的窗,迷茫
远眺,似乎望见远方的天际有一颗星星在隐隐的跳动着。闭上眼
深呼吸,再睁开,她的闪动已映亮了我的世界。
翻开久违的日记,记忆的左边,雨与泪已渗入纸业,于季节
的转换中化为了一抹独特的风景。空白的右边,是一个全新的开
始!
分离,谱写校园枝头唯美的黄昏之曲!
二月的黄昏,血红的余晖覆染了所有戴眼镜男生的梦。如幻
如梦的美,似你掩面的娇羞,诠释了我嘴角的弧度,清扬了我呆
滞的脚步。
心的高楼上,我举笔推窗,夕阳下,你与他融为一体的残影
映入眼前。抬头,是应接不暇的云彩,我想,也许你真的凭借四
分之一拍的幸福,换来了一个冬天的童话!
摘掉眼镜,仿佛也能望见你依偎在他怀中时,脸上所挂着的
微笑,低下头,悄悄的擦去随风飞来的沙子,再抬头,一份祝福
也自眼中弥漫,戴上眼镜,写下二月最美的风景!
爱自时间的溺水中沉淀,年华却自时间的夹缝中悄然逝去。
四月的风,从心底的各个角落涌现,轻轻的托起承梦的风筝,
随风摇摆的线,似一根记忆的弦,紧握于手中。莫名的香,弥漫
在心的征途上。
我举目寻去,墙角处,一朵黄蔷薇摇曳心头。
思念划过的苦与乐,都自风中流失。所有的千言万语,都只
留下一句:你现在好吗?
轻转首,如风飘来的你已折下一朵黄蔷薇,泪流满面。
泣言,静听,童话,现实。
蔷薇的香,从你手中再次弥漫,模糊了你忧伤的爱情,飘飞
了我倾听的思绪。
懂你,在爱来前无悔的等待;懂你,在爱来时无谓的追求;
懂你,在爱走后无言的默守......
懂你,轻轻的伸出手,指尖带风的为你拭去左眼的泪水。
似乎是感觉到了我指尖的温度,你缓缓的抬头,挂着泪的展
颜一笑,却悄悄的将手中的黄蔷薇放到我的手中,转身,快步的
跑远!
指尖的泪水,湿润然后风化。
恍惚间,我依稀的望见,彼岸的你,悄悄的转身,面带微笑
的挥了挥手,又再度走远,走远!
远去的背影,凄美成心灵的彼岸花。此岸的我,紧握住那根
心灵的弦,迈动了驻足的脚步。
玉言:谁倾了我的城?
我负了谁的心?
http://1625279618.qzone.qq.com
    相关内容:
    『 猜你喜欢 』
    • 请多回家乡看看

      我无需说自己回到家乡工作多么的伟大,我晕车严重的缘故,读书时每每寒暑假回家必能把胃液都吐出来,虚脱几天。因为在路上遭罪,临近毕业爸妈直接劝我就近工作,要是远怕一年

    • 小山的爱情

      他的少年时代,是不允许将爱轻易说出口的。可年少轻狂,对她的喜欢还是如藤般将他的心越纠越紧,在心里织成了网,结成了痂,他喜欢那个梳着两根麻花辫,穿的确凉碎花衬衫的女

    • 暗恋

      剧场:暗恋 人物:周熙(男,公司部门经理,27岁) 白梦(女,部门职员,25岁 时间:早晨 地点:公司楼下 白梦:好巧啊,经理你来的真早。 周熙:你也挺早的,怎么没上去? 白梦:

    • 我做小说,何曾悲观呢

      昨天下午四点钟,放了学 回家 ,一进门来,看见庭院里数十盆的 菊花 ,都开得如云似锦 ,花台里的 落叶 却堆满了,便放下书籍,拿起灌壶来,将菊花挨次的都浇了,又拿了扫帚,一

    • 婚姻鞋

      婚姻是一双鞋。先有了脚,然后才有了鞋,幼小的时候光着脚在地上走,感受沙的温热,草的润凉,那种无拘无束的洒脱与快乐,一生中会将我们从梦中反复唤醒。 走的路远了,便有了

    • 西瓜的味道

      西瓜,最本真的味道,随着岁月的远去,总会日渐浓郁,让人心生一种念想。 曾经的浅秋,置身于幽静的村落,向东望去,一块块深绿色的瓜田,错落无致地摆在远处的田野。每一块瓜

    • 凤凰,那条长长的古巷

      古巷深深,深深深几许。 最好是飘雨的季节,最好是游人不多的日子,撑一把油纸伞,踏上石板路,了无尘念漫步于绵长幽深的古巷,看哪断垣残壁留下的厚重,听那亘古传来如烟如雾

    • 别人看不起你时,你该怎么做?

      别人看不起你时,你该怎么做? 论坛上经常看到这样的求助帖子:别人看不起我,我该怎么办? 很多时候,不是别人看不起你、刁难你,而是你自己做得不够好,让人有话可说。 先讲

    • 愿你的青春不留遗憾

      愿你的青春不留遗憾 文/叶子染 【一】 初见叶子小姐,是在医院的元旦晚会。一头乌黑的齐腰长发,被简单而蓬松的低扎在脑后,偶尔抬头时漏出一张白皙干净的脸,安安静静的坐在嘈

    • 水牛简笔画

      水牛简笔画:(图:简单的卡通水牛简笔画)